零病例!疫情之下,平谷为何这么硬核?

疫情防控是一场城市大考。在迄今发布的北京疫情信息中,“平谷区尚无病例”短短7个字让人惊叹,也让人好奇:这座山河相依、桃林环抱的京东城区,如何能够做到病毒不侵?作为北京市目前唯一零病例的区域,平谷为何这么硬核?

春节前建立隔离点,开启“床等人”模式

▲村口严查严控

没有“零缝隙”就不会有“零病例”。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平谷区各社区、村进行封闭式管理,入口24小时有人值守。防控调查统计和管理落实到每家每户、每个人。

平谷区有常住人口45.6万人,与河北三河及兴隆、天津蓟州以及密云、顺义接壤,是北京的东大门,外来人口活动比较频繁。疫情发生以来,一直坚守零病例纪录,是区政府、企业、全区百姓众志成城,共同落实,守土担责、守土尽责的表现。在平谷区所有社区内,每栋楼侧都张贴了防控指令、责任书及科普知识。小区内的道路上基本看不到行人,偶有两三个未戴口罩的老人,居委会工作人员都会追上去,发几张宣传材料,紧紧叮嘱一番。

平谷区滨河街道地处平谷城区核心位置,常住人口5.6万。辖区内共有49个小区,疫情防控任务艰巨。街道在管辖区域内全部实现封闭式管理,共关闭80个出入口、预留127个出入口,对预留专用出入口实行问询登记管理。社区发动在职党员、楼长、单元长、志愿者等社会力量,主动对辖区外来居民、车辆进出进行登记。

同时,每个小区专用出入口实施“四有三问两劝导”工作法。“四有”,即有一个明显提示牌、一套登记表、一套防护物品和一支测温仪器;“三问”,即问入区人员是否为本小区居民,问姓名、居住地、车牌号、联系方式和车辆登记信息,问14天内有无接触湖北等疫情高发地区人员、有无发烧咳嗽等症状;“两劝导”,即劝导出入人员加强个人防护、少走动、少接触,劝导出入人员及其周边有发烧咳嗽症状人员主动报告情况。

属于远郊区的平谷区,农村地域广阔,疫情防控期间,农村也实行封闭式管理,进出村口都设有管控卡口。为了让村民们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平谷区所有镇村都要求志愿者入户送材料时,必须“敲开门见到人”,当面提示住户做好防护。因为提示到位,全村的防控氛围很浓,出门戴口罩成了“标配”。

山峦环绕,洳河清澈,大兴庄镇周村是个鸡犬相闻的传统村落。这些天,田间地头常回荡着大喇叭喊话,村支书王青用一口平谷话,反复播送着新鲜出炉的“临时村规”。

临时村规总共10条,条条都和防疫有关。

“防控时间一长,有人就开始松懈了。”王青说,眼下随着天气回暖,有村民窝不住了,忍不住出来透透气,聊聊天,有时还扎堆聚集,“我们劝也劝了,不太管用。”

村委会果断制定了防疫期间的临时村规,并纳入村民自治章程。2月22日,临时村规在村两委会上全票通过,当天就递送到每家每户。

临时村规其中一条是:“严格执行村内各项疫情防控措施,不参加任何形式聚会或集体活动,否则取消评优资格,取消年底福利发放。”果然,村规出台当天,三五成群、扎堆聊天的人不见了。

平谷区黄松峪乡、刘家店镇、熊儿寨乡等乡镇的多个行政村也都已制定推出了疫情防控期间的临时村规,各具特色,符合各村管理实际。村民们共同参与到疫情防控中,互相监督,群防群治。

疫情防控,严字当头,是平谷每个村庄的防控原则。然而隔离病毒,不隔离爱,严中亦有温情。

事实上,平谷区也是最早建立隔离点的。1月22日,北京尚无确诊病例,大多数市民正沉浸在“忙年”的喜悦里。王辛庄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院长邢金志接到了一则紧急通知:改造院内一处隔离点,用于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集中医学观察,24小时后达到入住条件。

防疫是与时间赛跑,中心20多名职工撸起袖子自己上,和工人们一起不分昼夜抢工期。短短24小时,楼里加隔断辟出24个房间,管线、坐便器完成更换,楼外加了围挡。为了让入住者更舒心,还准备了网络和杂志。

1月23日14时,观察点完成验收,进入“床等人”模式。一周之后,迎来第一位隔离观察者。

28个行业防控导则陆续出台,的哥们建起“安全舱”

企业复工,防控的压力前所未有。

各行各业的防疫该怎么做?平谷区并没有让企业随心所欲,而是把市卫健、疾控部门的要求,转化为可操作、易执行、能检查的防控工具书。

28个行业防控导则陆续出台,同时还配套了指导手册、工作要点、流程图,导则覆盖全行业,涉及城市管理、文化旅游、交通运输、商超行业、教育系统、医疗卫生机构、国资企业、工业园区等。

根据导则要求,镇罗营镇的每个村子都在远离宅基地的地方开辟一处“清清驿站”,全镇350辆出租车每日在此消毒后,由专人贴上消杀标志。驿站还规定,每车每乘次都要进行消毒,司机在出车前、收车后均测量体温。

平谷区是北京市出租车司机输出最多的区,目前全市出租司机总人数7.7万人,其中平谷籍驾驶员就有1.1万人。为切实保护好乘客与出租车司机的安全,在平谷区交通局的大力帮助下,刘家店镇大力推进,提倡广大出租车运营前安装防护隔离挡――“安全舱”,在保障城市正常运行的同时,保证乘客出行安全、保护出租车司机及家人的安全。

▲出租车安全舱得到推广

王长国是刘家店镇辛庄子村的一名“的哥”,最近,他亲手设计的“安全舱”不但被写进了平谷行业导则,还在市区近万辆网约车上得到推广。

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截至目前,平谷区已先期成立1369个临时党组织。其中在城乡基层疫情防控一线,按照镇街、村居、重点部位三级架构,分级设置18个临时党委、321个临时党支部(总支)、1021个临时党小组,将镇街、村居党员以及区直机关下沉力量、回村居报到中的党员统一编入各级临时党组织。在交通卡口和集中隔离点等多部门参与的疫情防控重点部位、专项任务中成立2个临时党委、7个临时党支部,整合组织资源,统筹工作力量,形成工作合力。

平谷的“南大门”――大旺务综合检查站,显眼的位置张贴着“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明确责任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预防控制工作的通知”,除原有公安、治超、动检等部门全员在岗,还增设防疫部门,每天2名防疫人员在站点进行专业指导,为过往的重点人员进行测温、筛查、登记等工作,24小时坚守岗位。

截至1月28日,5个综检站累计出动执法人员1550人次;检查货车752辆;共检查大客车20辆,检查小客车12319辆,旅客18627人,均未发现发热等疑似人员。值得一提的是,除了5个综合检查站,平谷于1月26日增设了南山村临时卡口,为平谷边界又增加一道“防火墙”。

高科技助力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双赢”

▲大数据助力企业复工

防控背后还有高科技的威力,“平谷区疫情防控平台”自2月上线以来,目前已注册各类复工复产企业4500多家,助力防控中的复工复产得以有序进行。

平谷区出台的一系列疫情防控举措,使得“零感染”不靠运气。而高科技手段更使得平谷区的疫情防控如虎添翼。

针对企业复工复产带来的新挑战,根据平谷区有关政府部门要求,中关村企业北京时代凌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助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紧急研发了“平谷区疫情防控平台”,打通疫情防控落实的“最后一公里”,对全区企业疫情防控及复产复工情况进行了有效掌控。

对于平谷区企业来说,通过平谷区政府部门推出的“爱我平谷”微信公众号,即可登录进入“平谷区疫情防控平台”的企业疫情信息系统,按政府部门要求进行疫情防控自查自报、企业复工数据日报、外地返京人员登记等信息的填报。这个平台通过网格化综合服务管理体系,明确属地管理原则,可以将责任具体到疫情防控的有关责任人。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通过该平台则可批量导出疫情防控的大数据表格,能够对企业疫情防控情况、人员信息、复工复产等情况进行可视化分析,为政府部门的决策参考提供有力的数据支撑。

目前,“平谷区疫情防控平台”已覆盖该区所属全部18个街道乡镇和3个园区管委会,截至3月3日,该平台已注册各类复工复产企业4597家。

平谷区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中小学、社会教育机构、城市管理领域、施工现场、无物业管理小区等都有专门的防控导则。复工复产后,又出台了对经济开发区、中小企业园区等防控导则,和覆盖防控物资保障、延长税费申报、就业服务、金融服务等9方面的政策包,有效安抚了企业主情绪,稳定了社会经济运行。在严格防控的同时,还特别注重人文关怀,对疫情高发区返回人员、居家观察人员、医务工作者家属等进行关怀照顾、加强各种保障措施,让他们感受到首都的温暖。下一步,平谷区还将出台商务楼宇和快递员的防控导则。